来自 娱乐频道 2019-09-27 17:47 的文章
当前位置: 新葡萄京娱乐场官网 > 娱乐频道 > 正文

她的艺术之路荆棘遍布 她是翠西·艾敏

问题:艾敏的装置作品《我的床》创作于1999年,一张她睡过的床垫上堆放着凌乱的床单,被褥上体液的痕迹若隐若现,床边散落着用过的避孕套、带血的内裤和卫生纸、空酒樽、烟盒、药盒、旧照片等杂物。这张床的艺术价值在哪里?

图片 1艺术家翠西·艾敏(Tracey Emin)

回答:

眉毛上挑,嘴角的一边向上扬起,一只眼睛略微眯着,带着一丝狡黠和桀骜不逊的感觉,是她在镜头前一以贯之的形象,也成为了大多数人对这位艺术家的固有印象。人们对她的争议伴随到现在,她被指责为“粗鲁无礼”、“坏女孩”。她的作品有备受质疑的现成品,也有似是爱情宣言的霓虹灯装置,也许你会认为她的作品中带着她的偏执和批判,但你更可以从中发现她的温情,她的艺术之路荆棘遍布,她是翠西·艾敏。

翠西·艾敏的装置作品《我的床》,创作于1999年。当年,艾敏与男友分手,她伤心欲绝的在床上渡过4天。她把床和附近的物品转化为艺术创作,作品《我的床》,除了有凌乱的床单,被褥上的体液痕迹还若隐若现。而床边散落的是用过的避孕套、带血的内裤和卫生纸、空酒樽、烟盒、药盒、旧照片等杂物。这件作品获得了当年英国最富盛名的青年艺术家大奖——特纳奖提名。而同年,作品在展出之时,中国行为艺术家蔡元和奚建军脱得只剩下内裤,在上面打枕头仗,另它更加知名。

不畏惧的翠西·艾敏

图片 2

1963年,翠西·艾敏(Tracey Emin)生于伦敦,在英国东南部海岸城市马尔盖特长大,是一位有着土耳其塞浦路斯血统的英国艺术家。1990年,她与达明·赫斯特、萨拉·卢卡斯、查普曼兄弟等人共同组成了“英国青年艺术家”(YBA)。这位艺术家的疯狂举动令人咂舌。1997年,艾敏在电视直播时喝的酩酊大醉,最后整场节目以她的怒骂和牢骚而结束。她的名声从此家喻户晓,但对她来说,这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开始。

图片 3

图片 4艺术家翠西·艾敏(Tracey Emin)

翠西·艾敏与《我的床》

1999年,艾敏入围了特纳奖候选人名单,入围的作品就是那件让她广受争议的作品《我的床(My Bed)》,这张床就是艾敏睡觉过后、未经整理的床,周围还放置着丝袜、喝完的酒瓶、吃完零食的袋子、药盒、空烟盒、破拖鞋等,这一作品的展出立即引起了轰动。这也是既杜尚用“小便器”创作作品《泉》之后,备受关注的用现成品所创作的艺术作品。然而这位疯狂的艺术家对这些议论并没有表现出畏惧和妥协。

艾敏的这张床可以说是装置作品,或说是现成品艺术。现成品艺术中最著名的作品要数“后现代艺术之父”杜尚用小便器创作的名为《泉》的作品。无论《我的床》,还是《泉》,其实都是对主流、经典艺术的反抗。

图片 5Outside Myself (Monument Valley) 1994

2000年,英国收藏家查尔斯·萨奇以15万英镑的价格购入了作品《我的床》。有网友评论,幸好不是在美国进行,因为作品上带有DNA,可能会违反美国一些州不准出售DNA的法规。2014年,《我的床》在佳士得以254万英镑成交,远超预期。

她曾说:“我甚至不能相信我这样的生活,但这是我的一部分,我必须承认的一部分。我没有后悔我所做的和我所创造的一切……床是艺术的种子,很多人承认和肯定这一点”。她补充道:“在世界艺术史上没有出现过这样的艺术,它影响深远。它改变了人们对艺术的认识,以及艺术的可能性。这就是为什么它对我来说如此特别。”

对于作品引发的强烈反应,艾敏感到意外,只是想和人们对话。而这张床在展出时,也是风波不断。它首次前往东京展出,刚抵达日本,因为肮脏的拖鞋,就差点儿被海关销毁。评论家认为,艺术家翠西·艾敏把她混乱不堪的夜生活、最令人难以启齿的一面展现在世人面前,作为忏悔,这也是该作最有价值之处。

图片 6《我的床(My Bed)》 1998

图片 7翠西·艾敏及作品《我的床》

2014年7月1日,在伦敦佳士得夜场的“战后及当代艺术”拍卖会上,这件作品以254.65万英镑(约2714.74万元人民币)成交。这件作品在拍场上广受欢迎,但他在展出中发生的故事仍引发嘲笑。在泰特美术馆展出时,有一位妇人带着洗洁精要将它清洗干净。这件作品去日本展出时,也因为脏乱,险些被海关销毁。

图片 8“Exorcism of the Last Painting I Ever Made” 1996

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官网发布于娱乐频道,转载请注明出处:她的艺术之路荆棘遍布 她是翠西·艾敏

关键词: